LOL菠菜投注

DOTA2 >> [新闻] >> 原创推荐>> 谁的青春喂了狗?谁的dota不折手?

谁的青春喂了狗?谁的dota不折手?

[MOBA论坛] [已跟帖]2019-5-8 10:35:48 作者:二狗子 来源:本站原创

导读电竞十年活动投稿..

文章作者:二狗子

U9原创征稿:post.uuu9.com

征稿游戏类别:Dota2、自走棋(含手游)、绝地求生、Apex英雄

初识dota

1

2008年,我上大一,除了上课之外,足球和游戏填满了我整个大学的空闲时间。我所在的大学是个不入流的二本学院,学校澡堂的上面有人开了个网吧,对外宣传是大学生网上学习室,不过去那儿学习、查资料的人基本没有。

现在回想,对网吧最深刻的印象有两个,第一,有一个网管是个漂亮的妹子,第二,网吧为了满足“学生学习室”的定位,网费相当的便宜,一小时7毛钱,而且充100送70,500送500,一个学期充个500足够用了。

那时候我已经玩实况足球玩腻了,一直想换个游戏玩玩。有一次闲的无聊,点开了war3的图标,进去了dota,从此与dota结下来了不解之缘。那时候不知道dota还能匹配电脑,所以第一把dota除了我一个英雄之外,全是“美国大兵”。那一把,我用的是沙王,到六级开大就能清一波兵,沿着中路一路平推,半小时就拆掉了对面的高地。当时觉得“我靠,这游戏的3D效果,英雄的技能释放简直太赞了,缺点就是‘太简单了’,一次都没死就干翻了对面”。

2

回去后就和宿舍的兄弟们吹逼,dota如何如何好玩,哥们我多么多么厉害。那时候还没有一个好的项目来打发我们多的想要捐献的无聊时间,打篮球太累了,打CS总是凑不齐人。在我的忽悠下,我们处的还错的几个人就这样迈入了dota“这条不归路”。

2.jpg

哥几个只有小光之前接触过这类型的游戏。小光并不是dotaID,是我们对他的称呼,有次小光和他们宿舍的一个哥们一起去理发,也不知道那天是吃了药?吃错了药?还是忘了吃药?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理了个光头,那个哥们个子高,就成了大光,小光个子小便成了小光,直到现在,我们都一直叫他小光,都快忘了他大名叫什么了。

小光之前是玩真3的,尽管之前没接触过dota,但毕竟真3的底子在,所以上手比我们几个都快。刚开始和我们打dota时,小光表现的极不情愿,他极力说服我们跟着他玩真3,但一把真3之后,所有人都头也不回的投入了dota的怀抱,无论是画面的舒适度、英雄的丰富度还是操作的难易度,dota都有无可比拟的优势。

7.png

初玩dota,小光绝对可以算的上我们哥几个的启蒙老师,尽管其他几个人对这个“老师”不屑一顾。那会的版本是dota1的6.51,我记得那个版本先锋盾和黯灭特别强,所以我玩哪个英雄基本都是假腿、先锋盾和黯灭,如果有幸熬到后期,撑死了再出个蝴蝶,其他装备都不知道怎么出,甚至连英雄的智力、力量、敏捷属性都分不清。我们五人开黑还处在对抗简单电脑的阶段,也许偶尔加一个中级电脑也能赢,对,那会的我们简直就是菜的一坨。

3

2009年的暑假,在我接触dota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我们几个的水平依然很菜,菜到都不敢上线到平台和别人对战,当然除了小光,那货基本了解一下某个英雄的技能,再看几场09教学就能上线干。

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,那个暑假的两个月里,我开始了一个人对电脑的单排之旅。每天睡到中午,然后roll九个电脑,从中午干到凌晨3、4点。那会的电脑仿佛格外的厉害,哪个我都单杀不了,尽管我发现电脑有个bug,电脑的英雄只要血很少就会头也不回的往家跑,但我还是经常在追残血的电脑时被塔砸死。

我选英雄有个毛病,就是看对面电脑选的哪个英雄厉害,结果发现貌似电脑选的哪个英雄都挺厉害的,所以就挨个玩,模仿电脑英雄的出装去玩,两个月下来,单排电脑500场,终于从容易的打到了冷酷的,我觉得新的学期,我一定会大展身手,亮瞎那些b的狗眼。

到了学校,发现小光在单排电脑,一个人打五个冷酷的电脑,还赢了。

卧槽,这傻逼

第一次真人对战

有次,我和小光、三麻子、小绿、阿阳在网吧开黑打冷酷的电脑,正好碰到三麻子他们班的几个人也在开黑,便约了一场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那是我们第一次和真人对战,4V4。那把我用的夜魔,中路和我对线的是栋梁,毕竟我们两个班都是新闻班,平时上大课的时候经常在一个教室,所以大家都熟的很。栋梁用的是矮人直升机,这货主升导弹,一直缩在塔下放导弹,没蓝了就回家,然后继续导弹。虽然我一直被导弹炸的心烦,但毕竟首次对线,也不知道他水平怎么样,便老老实实的专心补刀。然后一个不小心,被导弹给炸死了....炸死了...死了..成功的送出了一血,然后小光、小绿、阿阳异口同声的骂我,傻逼啊,居然被单杀了。

4.jpg

当时被刺激了,想想栋梁主升导弹的直升机也挺傻逼的,怕个毛啊,冲出去就把栋梁连杀了三次。从此经济彻底起飞,然后抓着三麻子他们人各种锤。不过他们班的世伟玩的是个蚂蚁,那会玩路人,基本没人带真眼和粉,所以基本上抓不到,导致后期那货挺肥的,龙心、辉耀、蝴蝶什么的一出,很难死。大优局势到了后期,蚂蚁是个很难处理的点。不过小光的一号位小骷髅也很肥,大炮、蝴蝶、紫苑在手,蚂蚁不敢刚正面。

不过兵线被蚂蚁带的很烦,后来小光指挥,大家不管了,集中中路高地,三麻子他们猥琐的待在高地上放技能,我们一时拆不了塔。不过我家下路的高地塔都快被蚂蚁给带掉。我们三个都赶紧TP回城,小光还生气得喊着,拆啊,跑毛啊。结果没有一个人听他的,都回去追蚂蚁了,我的夜魔、阿阳的流浪、小绿的牛头,各种跳刀追击,追了起码半个地图才把蚂蚁给杀了。结果世伟果断买活出来刚,结果先手被小光紫苑,一套给秒了。然后小光那个傻逼一边猥琐的笑一边问我们牛逼不。世伟在那边也开骂了,把队友骂了个便。我记得从那之后他们班再没开过黑,三麻子那次貌似刺激很大,过了很久也没再和世伟玩。

干他妈snowman

1

在长时间与电脑的开黑后,我们队伍也初步定型了,小光一(这B觉得打一能力挽狂澜),我打二,三麻子打三,阿阳小绿看心情,队伍名字好像是三麻子起的,叫ING战队,听起来虽然挺傻逼的,但我们几个也懒得想,基本就定了。队伍里我和小光的声音比较大,爱bb,三麻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小绿脾气好,基本不吭声,阿阳是那种只有他背锅才声音大的性子。

不和电脑打,便在局域网里找学校的其他队打,经常和我们玩的那个队我记不清队名了,就知道他们那个二号位叫个snowman,一手白虎玩的还挺好,操作的6还经常秀的飞起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经常输,后来磨合成型有了配合后便经常赢。我觉得他们队其他人都挺菜的,所以每次都喊队友专门锤snowman。

2

因为经常和snowman对线,对这B还是比较了解的,这B意识好、技能释放到位,我唯一赢他一手的就是补刀。补刀是件挺枯燥的事,这也是阿阳小绿喜欢打四五号位的原因,补刀靠缘分,有蓝就能干。

除了白虎,我和这个snowman的对线基本五五开,他人头多,我补刀多。单solo,我基本打不过他,他对线就各种不补刀和你拼补给,我是那种只专心补刀的,所以经常被这货单杀,但始终不会被他经济领先。

被他单杀的次数多,就会想怎么干过他,经过长时间摸索,我发现卡尔这个英雄不错,火的等级高了后攻击力特别高。然后我就发明了平A流卡尔,相位、先锋度、龙心的卡尔,技能只切陨石推波,别的技能释放蓝不够而且我的手速不够快。有次我的卡尔对上snowman的小黑,他的小黑主加光环,然后我两就咱在那对A,愣是单杀了他N多次。对战的时候,小光的虚空一个大,我接陨石推波后就是原地平A。夜靥主野区,我三杀后就剩400的血,被赏金尾随,但仗着龙心先锋盾,生生把满血的赏金给A死了。后来snowman换了很多英雄和我对线,结果都A不过我大卡尔。

后来,就没有后来了,在局域网里再也没见过他们。

浩方为王

1

10年那会,大家都在浩方平台玩,一进网吧,到处都是开黑打dota的人。尽管接触dota有一段时间了,但我们也极少在平台上,不是不敢,是被喷的太惨,往往上去不到10分钟,就轻易得送出了一血、二血...六血..一局下来,基本每个人都...超鬼...

遇到一些比我们更菜的也就算了(经管很少),但尴尬就尴尬在,总能遇到一些你打不过还特爱喷你菜的人,你说你气不气

5.jpg

小光的脾气很差,经常吵着吵着就和对方约认爹solo局,我们往往开不了几把,就被迫转入围观小光,如果小光输了,那就自动退出,然后骂一句“傻逼”完事,如果那B赢了,就会淫荡的笑着吹B,他那猥琐的笑容配上不曾修建的胡须,简直不要太恶心。

2

每当小光吹逼的时候,阿阳就会在旁边冷笑一声,骂一句“这傻逼”。阿阳在我们几个里,经常打四号位,就是前期游走、后期“游手”(游手好闲的那个)的那种。玩个vs,那魔法剑一般都是抢人头的时候才用,但往往因为手慢人头总被三麻子给抢了。三麻子经常玩三号位,发条、蝙蝠什么的都玩的不错,不过这家伙最擅长的还是抢人头,玩个三号位,一般没把握的时候绝对不上。有时候我这个二号位被对面gank了,那B非得等我死了,才上去收人头。

小绿也经常打四号位,也许你会问我,为什么有两个四号位,没有五号位?确切说,小绿和阿阳都喜欢打四号位,然后打着打着就都成了5号位了。

3

那年,网上特别流行一首歌,歌词是这样的:我深深地爱着你,你却爱着一个傻B,傻B还不爱你,你比傻B还傻B。据说当年这首歌的传唱度很高,大家小巷都会听到那些受过感情创伤和闲的无聊的人哼哼!每回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就忍不住要笑。因为如果你对数学不是一窍不通的话,那你应该看的通逻辑推理,我的推理是:1,你却爱着一个傻B,傻B还不爱你,你比傻B还傻B(条件)-------你是个傻B(结论);2,我深深地爱着你,你却爱着一个傻B(条件)------你还不爱我(结论)3,我深深地爱着你,你不爱我(2的结论),你是傻B(1的结论)---------我比傻B还傻B----我是傻B(结论)。所以看着满大街自我批评、自我嘲笑还自得其乐的人,我才发现我哪是脸皮厚的人啊!人家才是高手。小绿曾经就这首歌和我争论过,具体争论什么我忘了,我就记得争论的那天,小绿的牛头46分钟只有秘法、大魔棒和几根树枝,连跳刀都没出来,正好印证了歌词里那句,你比傻B还傻B。

小绿大姨妈

11年,线下锻炼足够多的我们开始转战对战平台,先浩方后VS,再11对战平台,网名也从各种电视(长虹、康佳、熊猫)到小绿家谱(小绿大表哥、小绿大姑毛、小绿大姨妈),还好小绿脾气好,每次骂一句,你们这些B就过了。

自从上了线上平台后,我和小光的位置发生了转变,小光吵着要打2,而其他人又很讨厌补刀,所以我便转为了一,转一后我发现dota里最有趣的不是杀人拿塔上高地,而是精致得正补反补,那种对手眼睁睁的看着却一个刀都补不上的感觉,用一个字形容就是太他妈的爽。

8.jpg

(左小光 右大比)

自从我两位置换了后,我们队仿佛找到了一种默契。前期小绿保我,杀军上路单挑大梁,小光中路solo,阿阳四处溜达。我那会经常玩一些大核,幽鬼啊、TB啊、猴子啊、敌法啊,个个线上都弱的一b,那会也流行抢f,所以一般一级的时候,除了三麻子,我们四个都埋伏在f点抢一血,一般这个一血就会给小光,那货速瓶子后边屁颠屁颠的发育去了。然后我和阿阳、小绿就开始3打2,杀不了人也能把对方的劣势路给压制了,保我出基本装后,那两就去玩耍了。小光的对线风格和我完全不一样,他的打法凶悍,上去就开始和对方拼补给,一般有了一血的经济优势,小光很容易压制住对方,一旦到六就喊着阿阳和小绿开始四处gank。

虽然我不想承认,但是三麻子应该是我们几个里天赋最高的那个,那货看视频教学的领悟力极强,而且总能根据局势出一些针对性的装备。再加上他十分之猥琐,所以基本上很少死。那时候小光经常玩兽王和lion,带着他的三个小弟四处抓人,而且从来不怂。所以那段时间,要不前期抓人抓的好,就早早把对方打gg了,要不就连续的送团灭,早早的gg了,基本没我这个一号位什么事。

好尴尬啊,但那又怎样,我补刀补的很开心啊

好嗨哟 ,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

1

11年后半年,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和锻炼,我们五个人不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团队配合都达到自玩dota以来的最高水平。小光带阿阳、小绿的小范围gank,技能释放很到位了,谁先手,谁跟技能,谁输出都分工明确,三麻子的个人能力也远远超过了我们所有人,一手发条更是牛的一b,各种单挑对面大哥。我的打钱速度也比原来更快了,核心装备狂战、辉耀也能达到16分钟出来的水平。小绿的一手牛头三连也经常打的对方哭爹喊妈,至于阿阳,实在没什么好说的,我记得最深的就是这b的蓝胖每次都要出蓝杖,梅肯啊、祭品啊、笛子啊这类的团队装从来不出,而且这b打辅助很少买眼和粉。但这货补经济的能力厉害的怕人,一直跟着小绿逛街,往往小绿还没秘法跳刀,这货就蓝杖了,而且经常人品爆发,一个多重施法就干对方大核一多半的血,再加上自身体质,肉的一b,感觉每次都是承担伤害最多的那个。

那时候我在11平台的天梯分数最高时已经迫近1600,开黑的时候偶尔还能匹配到1800以上的大神,有次我的龙骑和小绿的巫医对线对面大神的蜘蛛,结果由于前期没买粉和真眼,直接被大神给杀穿了。突然想到了过了钢琴十级和专业钢琴选手的差别,在人间眼里,十级什么的就两个字“业余”。

2

时间长了,感觉已经达到了我们的极限了,然后我们就开始申请小号虐菜,享受胜利带来的快感。赢得场次比较多,但一旦输给菜鸟队,除了小绿其他人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。那段时间,我们的分歧和争论也越来越多,五人能凑齐开黑的次数也少了很多。

妈的,老子的辉耀啊

1

升入大四,大家都在为日后的前途谋出路,那会我也在准备考研复试,所以一起开黑的机会很少。不过小绿和小光仿佛不会为毕业而感到发愁,两个依旧玩得很high。小绿这货真是个“奇葩”,脾气好得每边了,打我认识他,从来没见这货发过脾气,更过分的是这货身体天赋异禀,他可以连续好几天都没不睡觉,也可以一睡睡好几天,更夸张的是这货一顿饭能吃一天,中午打包的饭吃两口就睡了,晚上醒来再扒拉两口就又睡了,第二天醒了泡点热水还得继续吃。更更更更夸张的是,这货晚上睡觉打人和说梦话骂人的习惯,说梦话骂人的时候他们老家的方言、普通户和英语都用过,每次睡觉梦话骂完人,然后猛的一脚就踢到了宿舍高低床的铁架子上,疼着抱着脚爬起来,一边揉着腿呻吟这,一边喝口水说,我知道,我知道我刚才骂人了,真是让你不服不行。

2

小绿长期以往的这么搞,然后就把自己的胃给搞坏了。那次只有他和小光开黑,小光的幽鬼前期无限顺,杀人拿塔刷野都不误,15分钟的时候已经圣者遗物+买辉耀卷轴的钱,一边吹着小胡子喊着老子这把强无敌,一边屁颠屁颠的小跑着去买卷轴。这时候小绿突然脸色苍白的趴在了键盘上,和小光说,不行了,胃疼得厉害。小光头也不移地说,忍会。半天没见小绿出声,再看那货的脸色以及由于疼痛而面目狰狞的脸,小光才觉得事情比他想象的更严重。放下鼠标背着小绿就直奔医院了。

急性肠胃炎,医生说没什么事,开了点药,同时还叮嘱小绿回来好好吃饭。听到医生的话,小光连肠子都悔青了, 妈的,老子的辉耀啊。

明天哥就要考驾照了,最后一次通宵吧

1

12年5月底,距离毕业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那会小光刚陪我从武汉考研复试回来,虽然我并不喜欢那所学校,也并不想读研究生(当时是为了和前女友在一起才报的,结果我进复试,她没进),但在回来的路上得知自己没被录取,心里还是觉得酸酸的。

临近毕业了,别人都在急着找工作的找工作,考公务员的考公务员,而我们几个却有点茫然失措,不知道该干点什么,对未来的规划一点都没有,当然除了三麻子,那货还是有点很有觉悟的,他决定去考个驾照。靠,太他妈有出息了。

2

临近毕业似乎有段烦躁期,我们都窝在宿舍胡扯,谁也不愿提日后分别的不舍。这种烦躁似乎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尤其难过。

有一天晚上,我们都聚在一起看dota比赛,三麻子跑进来说,走,通宵去,哥明天就去考驾照了。哎呀,你看三麻子都这么说了,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是吧,盛情难却啊,盛情难却啊,不能不去,对吧,然后哥几个麻溜得就奔向了网吧。

通宵完了睡到了下午,起来吃个饭,都快晚上了,然后三麻子跑进来,顶着一头刚睡醒没搭理的爆炸头,说,走,通宵去,哥明天就去考驾照了。卧槽,你他妈昨天都这么说的。我们几个异口同声。昨天记错了,真的,明天就去考驾照了。哎呀,你看三麻子都这么说了,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是吧,盛情难却啊,盛情难却啊,不能不去,对吧,然后哥几个麻溜得就奔向了网吧。

然后,我们就这样一直通宵到了毕业,由于通宵第二天睡觉,我和小绿都错过了拍毕业照,后期p的那个虚无缥缈的,跟鬼似得。在最后的那一个月里,我们再也没人问过三麻子,你他妈到底什么时候考驾照,每个人都心照不宣,这一个月是我们往后人生再也不可能有的疯狂,或者三麻子考驾照只是个幌子,我们几个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那种重回巅峰的感觉。

3

记忆最深刻的那次通宵开黑,快到凌晨6点的时候阿阳坚持不住了,说是要睡会,然后一个人看NBA集锦去了。然后我们四个匹配,心想着最后一把了,瞎玩吧,然后和另一个人商量,要不来把五法师阵容。我用的帕格纳,小绿用的是小Y,三麻子好像是火女,小光用的是lion,那哥们用的啥记不清了。我们5个人一级便开始抱团中路,对方那个影魔也是够悲催的,出来一次死一次,杀得影魔每次复活都得走出来。在影魔泡温泉的时候,我们已经把上路的两个都杀了,杀下路时再顺带把刚走来的影魔再杀一次。前期优势无限大,线上三路基本都把对面给杀穿了。眼看着对方心态崩盘,对方马上投降的时候,没想到对方一直野区发育的血魔已经辉耀bkb了,连续打了我方几个团灭。在这个空档期,对方的龙骑、影魔纷纷做出了bkb,三个人一起冲脸,打的我方无法招架,最后败下阵来。这次对战结束后,那个哥们非要加我们好友,口口哀求以后带着他玩。

4

最后收拾铺盖走人的那几天,最早不见了三麻子,估计那货真考驾照了。我和小绿送阿阳上了车,回到空荡荡的宿舍,看着因为搬家而满目疮痍的宿舍,也不知道日后住进来的学弟会是怎样一群人,他们会不会像我们这样...大学四年就这样过了,如果可以重来,我们一定...

5

坐火车回家的那天,车票恰巧买到了最后一节车厢的最后一排,火车后面的门敞开着,看着这个熟悉的城市、熟悉的人就在那漫长的车轨远处渐行渐远,然后慢慢模糊了视野,之后对着远去的南方道一声:兄弟们,有缘再见。

队伍重组

1

毕业后,我们几个本来打算组团去毕业自由行,到每个人的家乡玩一圈,毕竟每个人的城市都在山西省,而且离的也不远,但由于各种事情未能成行。

我和小光所在的城市离山西省的省会太原最近,所以我两约好一起去太原发展。正好那几天,小绿来我所在的城市考银行,考完后便被我带到了太原,在我们开始找工作的一周后,阿阳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。三麻子那会已经决定北漂了,在北上途径太原的时候待了十多天。那十多天里,我们好像又重新回到了学校,起床打dota,睡觉前吹b。

2

也不知道是哪个筋不对,三麻子还走,小光率先去了北京,我也开始疯狂的投简历面试,那两个月里,我面试了十几家,终于去到了一家杂志社。三麻子和大比(我们班另一个)去了北京,小绿和阿阳还保持着在学校的作息,吃饭睡觉打dota,偶尔投个简历面个试。

后来阿阳去了一家女装店,每天做着听一群老娘们bb,然后待了没多久就去了一家报纸,小绿经我们班同学介绍去了一家网站。虽然工作后没有那么多时间,我也不和他两住在一起,但大家都在一个城市里,我心里还是特别欣慰,周末的时候也会去找阿阳和小绿,一起吃个饭打个dota。

一起北漂

1

小光在北京混了三个月后就直接回他老家了,我为了挣钱,在太原待了7个月后,在2013年也随着三麻子去了北京,刚去北京的时候,和三麻子大比蜗居在不到10平米里阁楼里,他们那个床1.5米宽,1.8米长,我和三麻子盖着一个被子,和大比枕着一个枕头,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大比打呼喽,三麻子磨牙,这些我都能忍,最不能忍的是,三麻子睡觉总蜷个身子,然后屁股对着我,真是...

6.jpg

(橘色鞋大比 绿T恤阿阳 黄短裤小绿 牛仔裤白T恤三麻子)

2

我来北京没多久,阿阳和小绿也陆续加入了我们几个北漂的队伍。大家又住在了一起,每天下班了一起聚在一起打个dota吹吹b,在一起久了,谁也不想离开这个战队,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职业战队就好了。

3

我是最早离开的,因为女朋友的原因,2015年,我搬了出去,然后三麻子、大比也陆续搬了出去,只能下阿阳和小绿相依为命。这对欢喜冤家,加上太原和在学校(他两上下铺)的时间,同居的日子足有10年,我和三麻子常常怀疑他两会不会真的出柜,这样我们的份子钱是不是可以少上一份。

4

在北京,由于小光回去了,大比加入了,我们战队由三麻子转为二号位,阿阳三号位,小绿四号位,大比名义上我方的五号位,实则是对方派到我军内部的卧底。一血、二血、N血,关键这b还经常用斧王,那操作简直抠脚抠到辣眼睛。有次,我方团战,我们几个都阵亡了,敌人都是残血,他一个斧王珊珊来迟,只要跳上去一个吼,那大风车转啊转的搞不好也就暴走了,最次也就三杀吧。结果那货正襟危坐,大吼一声,然后跳了上去,先吼后跳,然后惨被轮奸,气的我把鼠标和键盘都给摔了。其实我也觉得我那样不对,但当时就是突然间就爆发了,可能是被大比坑的太惨了。大比立马关电脑下线,我赶紧和大比道了个歉,我两也和解了。但还是不能避免每次被大比坑。三麻子经常说,我还没上,大比已经挂了,回家泡温泉了,我上了,还在收割人头的时候,大比哥已经复活并再次投入战斗并且再次挂了,等我残血逃生tp回家时,大比哥还在读秒...

5

有了大比的加入,我们再也没有了原来那么强烈的每局都要求胜的欲望。开黑只要能赢一局,后面就随便问了,每个人想玩什么玩什么,赢不赢都无所谓了,开心就好。

6

17年,机缘巧合,我们五个+我的女朋友、三麻子的女朋友,一起去了一趟苏杭,弥补下没有毕业旅行的遗憾。在乌镇逗留的那天晚上,我们找了个网吧开了最后一次五人黑,结果三把全跪,被人摁在地上使劲摩擦,别提多惨。

7

18年年底,由于妻子怀孕,我被迫离开北京回老家,临走的时候,三麻子、小绿、阿阳用两个下午的dota为我践行。虽然现在和大家不在一个城市,偶尔我们还是会在qq群里嘲讽下大比始终没有超神的过往经历。毕业这么多年了,除了阿阳和小绿,大家都结婚了。

云玩家

后来自己单排过几把dota,基本上手速已经跟不上大脑了,明明觉得能打的然后上去就挂了,明明绕树林能反杀的把自己给绕死了。然后的然后便转战王者荣耀了,不用开电脑,而且打一把时间距短。

但是dota比赛还是实时关注,ti、major、minor以及预选赛基本场场都看,如果有茶队的比赛,我连海选都看,为了我大B神的队伍啊,不过茶队已经在鱼塘待习惯了,一点都没有翻身的迹象。

之前三麻子还约我ti9的时候去上海为中国队加油,可惜这几天媳妇要生了,ti9的时候还没过百天,估计是出不去了。

最后提前祝中国队ti9夺冠吧,我会抱着宝宝隔着屏幕为他们加油,打输了也不要紧,明年再来呗。Ps我从来不喷选手,我只喷主办方和解说,尤其是那些只为了钱而瞎比解说的。

Dota估计日后玩的会越来越少,但dota带给我的快乐、朋友、团队协作也许会伴随我一生,愿我往后想起时,总得带着微笑,我靠,写的这时,我怎么又想起小光咧着嘴淫荡的笑,妈的,这么多年,这货也不知道刮了胡子没?